第二十七章生离死别(27/67)

月,已经偏离了天顶,看来时候真的不早了。我加快了脚步,奔向亚桑城。远处,隐隐约约的亚桑城在月光下静静地矗立着,显得如此的孤独、凄凉与萧索。我脚步如风,两旁模糊的山峦徐徐向后退去,亚桑城很快逼近眼前,已经可以看到城上警戒的士兵。城门口,几个人影向我冲了过来,“参见王子殿下!”夏雷和几个禁卫队单膝跪在地上行礼。“起来,此处不用多礼。”我小声道。“是,殿下。”夏雷等起身,脸上洋溢着异常的欣喜,像是压在身上的担子突地卸下,变得无比轻松一样。“王子,你终于回来了,再不回来我们可等不下去了,大家都准备冲进玄月的大营了。”我淡淡一笑,“我已经对你们说了,我不会有事,还担心什么?何况你们真冲进去,还能活着回来吗?”“要是您真回不来,就是死我们也得冲进去!”语气坚定,透露出壮士不畏死的豪情与刚毅,同时也显出了他们的忠诚。对他们的这种表现我不免有所感触,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,神情有些激动,“好,好样的,你们不愧是我魔幻帝国最忠诚的勇士,现在我有件事要你们去做,但在事未完成之前,你们不能透露出任何有关的信息,对谁都不可以,包括亚桑城所有的人,能做到吗?”“能!”众人齐声坚定地回答。“很好,你们听着,我这次我独闯玄月的大营是为了诈降。”“诈降?”夏雷不禁有些诧异。“听我说完,不要插话。”我用缓和的语气谴责他道,可这仍令夏雷有些惶恐。急忙道:“属下知罪!”我接着说道:“玄月已经答应我不伤害城里的百姓,,我们的军队明晨可以遣散撤走,,玄月的大军会在正午进城,到时我会在城门口------。”说到这我停了下来,心绪开始有些波动,明天正午,正午过后,我还能看到这个世界吗?还能看到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吗?已经不能了,我生命中的一切都将会在那一刻结束,成为永久的过去,而后被记忆的灰尘所淹埋。“王------,王子,你------。”夏雷谨慎地叫了我一声。我回转过神,眼睛望着他们,心头竟然涌起一股留恋,这些日子来,他们紧跟我身旁,为了我的安全,为了魔幻帝国的复国梦出生入死,而今,很快就要跟他们永别了,心头不免感到有些酸涩。我轻轻地叹了口气,一字一句地道:“明天正午我会自刎在城门口,用我的血来迎接玄月进城------。”“王子殿下,万万不可呀!”夏雷等“扑通”“扑通”跪下,语带哀求。我没有理会他们的哀求。继续道:“其他人走时,你们先不要走,我死后设法弄到我的尸体,而后火化送到魔幻城埋葬,毕竟那才是我的家,这就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个任务。”我的话说到这,声音已变成冷冰冰的,冷得连自己都想发抖。“殿下,你要三思啊,你不能这么做,我们求你了!”夏雷等人仍在苦苦哀求,声音哀痛得有些像是在哭泣。我的心在颤抖,痛苦早已充斥心胸,“其实我又何尝想如此,可为了亚桑城数万条生命,为了保存复国的力量,我别无选择,你们是军人,军人就得服从命令,你们现在好好听着福建快3,如果当中有谁可以活着的话福建快3,一定要继续反抗天魔帝国福建快3,为复国梦奋斗,这是我对你们的最后一点期望。”说完,我感到眼睛有些湿润。望着眼前这些曾日夜相随的铁血汉子,面对生离死别,我又怎能不有所伤怀。“王子殿下,我们------,我们一定------。”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”,夏雷等人竟流下了男人的眼泪,话已说得泣不成声,无法再继续下去。我逐个将他们扶起,重重地按了按他们的肩膀,强忍住自己也要掉下来的眼泪,道:“是男子汉就要坚强一点,站起来!不要哭泣,魔幻人是不应该相信眼泪的。”夏雷等人止住了泪水,一个禁卫队上前道:“王子殿下,你可以扮成士兵明晨跟大家一起出城,不要理会玄月。”“这怎么成,我已答应别人,岂能出尔反尔!”我的声音有些严厉,眼睛逼视着他。“王子殿下,属下该死,属下-----。”他的声音在发抖,人也在发抖。看他那样,我的心颤动了一下,这才发现自己的反应太过失态,其实他所说的并不无道理,战争从来就不讲什么信用,只有败者和胜者,无论你用的是什么手段,我完全可以照他所说的去做,但是我不想背叛自己的感情,精明的玄月之所以轻易地相信我的诈降,是因为她心中还存有对我的那份感情,她是用感情来做赌注,赌我会真的投降,如果我失信,就是玷污了这份感情,对于感情我从来都是崇尚它的圣洁,我不想玷污它。虽然玄月不是我该这样去做的人,但是感情就是感情,纵使人有千千万万的错,感情绝对是无辜的,没有谁有权利去无理玷污它,至少我不会那样去做,更何况,我这一走,城里的百姓怎么办,屠城将会是最终的结果。那样,对于亚桑城的百姓,我将会背上一生的命债。想到这些我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而对还跪在地上的那个禁卫队道,“起来!你什么错都没有,是我失态了。”“谢王子,我-----。”“好了,什么都不要在说。”我举手制止住他,接着道:“我们该走了,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做。”说完,我率先向亚桑城黑洞洞的门口走去,身后是长长的被月光光映出来的凄迷的影子。城里的情况有些出人意料,这个时候应该是休息的时候,宁静才应是此时的主旋律,相反,这里却让人感到有些躁动,时不时有举着火把匆匆而过的士兵,这些士兵且多数是负责王宫警戒的卫兵。我感到事情有些不妙,加快脚步向王宫赶去,到得王宫,这里还要热闹,许多地方都还亮着灯,卫兵的脚步声急促地响起,从这边奔到那一边。“什么人?站住!”守卫宫门的卫兵发现了我们,立即厉声喝问。“大胆,是王子殿下!”夏雷应道。卫兵一愣,举起火把近前一看,急忙跪下,“参见王子殿下,属下对殿下无礼,请殿下恕罪。”我一笑,道:“起来,你何罪之有,该奖赏才对。”“谢殿下!”卫兵松了一口气起身,接着道:“殿下,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韩小姐和碧雪小姐都在找你, 吉林11选5走势图您总算回来了------。”“她们找我?”我有些愕然, 吉林11选5彩票网这两个鬼丫头,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这样大张旗鼓的找我,万一惊动了其他将士,一知我不见了,岂不是有乱军心,给敌人予可乘之机?可我也不能怪她们,我知道她们定是不见了我,因担心出事才慌了神而这样做的。我进得王宫,迎面碰上了一支找人的队伍,还没反应过来,“王子!”随着一声呼叫,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就扑到了身上,是韩儿,碧雪也在一旁。“王子你去哪了,怎么也不说一声,你知道吗?到处找你都找不到,我快发疯了。”韩儿的声音因激动而有些哽咽。我朝她微微一笑,道:“我什么事都没有,倒是你,可别急出病来,我可会担心死的。”“你还有心跟人家开玩笑。”韩儿的粉拳轻轻地击在了我肩上。我握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好了,韩儿,你先和碧雪回去,待会儿我再来找你们。‘“恩”。韩儿点点头。我转向安静得有些让人奇怪的碧雪,“碧雪你怎么不说话?”碧雪小嘴一嘟,“哼,怜心哥哥只要韩姐姐都不要碧雪了。”我苦笑了一下,这丫头原来在吃醋,“怜心哥哥等下再来补偿你,好吗?现在跟韩姐姐回去,怜心哥哥有事还要处理。”“好吧,这可是怜心哥哥说的哦,不许骗人,我就和韩姐姐等着怜心哥哥办完事回来,碧雪还会做很多很多的点心给怜心哥哥吃。”“恩,碧雪真乖。”说完我转向夏雷,“把所有的主要首领叫到会议厅。“是!”夏雷应声而去。我正要走,韩儿叫住了我,“王子,出什么事了吗?这么晚了还要召集所有首领。”从他眼中我看出了不安与忧虑。我勉强一笑,安慰她道:“没什么,你不用担心,回去吧。”韩儿仍然有些放心不下,“那你要早点回来,好吗?”“好的,我一定早点回来。”得到我的保证之后,韩儿才肯和碧雪离去,不过看她离去的样子,仍旧对我说的“没什么事”感到怀疑。------我走进会议厅,人还没有到,里面空荡荡的,很安静、很安静。沉重的脚步声“嗒嗒嗒”地敲击着我空落的心,从而内心深处有一种隐隐的生痛。望了望整个大厅,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,多么的让人留恋,而今,过了进晚后,就要跟这间举行了无数次会议的地方说永别了,心里的落寞不禁油然而生,再想起曾经无数复国的豪言壮语在此响起,悲壮的誓言在此立下,可现在一切就要归于完结、沉寂,内心深处更感惆怅与伤痛。我沉闷了一会儿,从心底轻轻呼出一股沉重的气息,移动脚步缓缓走向窗前,将窗户推开,明亮的月光迎面扑来,刺激着我的双眼,我闭上了眼睛,静静地站着,用心感觉得出,月亮一定还很圆,从来就没有这么圆过。曾经,我小的时候,母后告诉我,当月亮最圆且要落山的时候,你闭上眼睛对着她许下心愿。日后心愿一定会实现,得到了结。小的时候我很相信,于是许下了许许多多的心愿,其中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位温柔美丽,善良而又爱自己的妻子。曾经和玄月相爱时我相信是月亮给予我的恩赐,但这一切只是一个痛苦的梦,后来又遇到了韩儿,福建快3明天却又要和她永别------,我不知道,是我的错还是月亮的错,抑或是命运的错。月啊!你到底长不长眼睛,为什么要这样苦苦折磨我,难道天注定我的心愿就永远无法实现、无法了结吗?现在,我又向你许下自己的心愿,我希望我的复国梦终有一天被他人实现,这个心愿你能答应给予了结,给以实现吗?这会不会又是一个永远也不能了结、实现的梦?想到这心中涌起了千万缕愁丝,不禁生出一阵感慨:明月何皎皎,心愿何时了。千秋家国梦,梦里愁多少。一缕愁丝化作一滴清泪自眼中悄然滑落,道不尽多少怅然与哀愁。我缓缓睁开眼,月在眼中模糊了,只是感到眼角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。我伸手把窗户关上,转过头望向大厅,心里一颤,吃了一惊。厅内已经挤满了人,几乎所有的将领都到齐了,他们就那样静静地望着我,一声不吭,只是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些许忧虑与不安。这或许是刚才我毫无掩饰的表情给他们看见而造成的吧。但是,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?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?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,刚才我的确太投入了,竟然对身旁的事浑然不觉。“王子殿下,深夜急召我们,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。”洛元上前小心询问道。“是啊,王子,有事就说嘛,自己憋在心里干吗?”一个粗大的声音响起。我抬头向下望去,是一虎这小子,除了他还有谁敢这样说话。这家伙的脾气是我最烦的,所以有些事我都不想惊动他,没想到现在又混进来了。“我什么时候允许禁卫队的首领来开会了?还不下去!”我冷冷地命令道。一虎见我赶他,急了,“王子,这------,我------。”“下去!”命令仍是冷冰冰的,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。我不想再让他在今天的会议乱来一气。“是。”一虎无奈,只好悻悻退下,嘴里在嘀咕,“早知这样,我就不当什么禁卫队的队长了。”一虎出去后,我坐到首座,冷冷的目光扫视座下众人,良久,道:“我还是你们的王子吗?”“是,当然是啊。”众人都有些诧异,等了这么久竟等到我这么一句话。“那好,我的命令你们是不是必须得服从?”我用严肃的语气接着问道。“当然了,就是叫我们去死,也毫无怨言啊。”众人更显诧异,叽叽喳喳地低声议论起来,我能够听见他们在说什么,“今个王子怎么了?好像很反常。”“是啊,从未见王子如此啊。”“这到底怎么了?”“------。”听着他们的议论我笑了一下,我也不知为什么要这么一笑,笑后我猛地起身,凌厉的目光射向众人,座下顿时鸦雀无声,几乎连喘息都已消失,厅内静得有种冷的感觉,下面已经有人在微微颤抖。“洛元长老听令!”我厉声道,这一声几乎聚集了我心胸中所有的力量发出,严厉得连自己都有些生畏,我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发出的声音。洛元上前,声音有些哆嗦,“属下——,在!”“从明天起,你就是亚桑城军队的最高首领,任何人都得服从你的命令!”“这------。这------。”不光是洛元,其他人也怔住了,奇异的眼神望着我,片刻,众人即躁动起来。“这怎么行嘛?------。”“是啊,是啊!”------“安静!”我再次厉声道。大厅内安静了下来,不过众人仍旧是疑惑重重。“王子殿下,老臣实难当此任啊!”说着洛元跪下,哀求道:“请殿下收回成命。”“请殿下收回成命。”众人齐跪下哀求。我冷笑了一下,“怎么?刚才不是说让你们死都无怨言吗?现在我可没叫你们去死都不原服从命令,看来我这个王子不当也罢。”“王子殿下,千万不可啊。”洛元说到这竟然老泪纵横起来,我知道他很痛心我这句话,我的心也在痛啊,几乎要软了下来,但我必须忍住,这个时候不容许我心软,“王子啊,你永远都是我们的王子,不能不做啊!”“是啊,是啊!”众人也在哀求。“王子,我们求您了,现在您可是整个亚桑城的主心骨,数万条人命都系在您身上啊。”一个老一点的首领跪到前面声泪俱下地说道。我冷冷扫了他一眼,道:“如果你们真为亚桑城数万条生命考虑的话,就应该服从我的命令,如果不愿意,亚桑城数万生命就只有死,你们知道吗,啊!”我的声音激动得几乎吼了出来。“这------,这-----。为什么是这样,难道王子您交出了权利就可保亚桑城数万条生命吗?”一直不发言的小星冲上前逼问我道。想不到,这个平时一向沉默寡言的小伙子有时还会一鸣惊人,做出别人不敢做的事来。“大胆!胆敢冒犯王子,还不退下!”身旁的禁卫队厉声向小星喝道。小星好象无动于衷,继续道:“我无心冒犯王子,只是想问个明白而已。”“你——!”禁卫队正想发作,我出手阻止了他们。我起身,缓步走到小星身旁,“我想不止你想弄个明白,其他人也想弄明白,我向大家保证,明天过后你们都会明白的,现在我只需要你们服从命令,明白吗?”说完我用眼睛逼视着小星。里面透着寒冷与威严。小星无奈地退下。我朝身后招了招手,一名禁卫队捧出了象征最高权利的大印,我将它小心托起,递到洛元面前道:“长老,日后就全依仗你了,我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。”“王子,这——,这——,这使不得啊!”洛元还在苦苦哀求,“王子三思。”“请王子三思。”众人也还是不罢休,跟着哀求。我有些恼火他们的顽固不化,于是不再理会他们,只管继续道:“你们明晨把武器藏好,穿戴成平民的样子,分散成小队出城,出城后由洛元长老将你们重新集结,而后去投奔天劫王子,继续反抗天魔帝国,实现我们的复国梦。”这句话说完,众人面面相觑。脸上大多是迷惑与不解,“这——,这行吗?玄月会看着我们大摇大摆地出城?”“大胆!竟敢怀疑王子的话。”禁卫队又有人在发火,说话的那人急忙闭嘴。我淡淡笑了一下,道:“我说的话用不着你们质疑,至于玄月为什么会让你们出城,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,我现在不想多说什么,我需要的是你们必须服从命令。否则休怪我无情!”说着我猛地一掌推向一旁,一股绿光射出,旁边的一张桌子被击得粉碎。下面众人面露惊骇之色,你瞧瞧我,我瞅瞅你,没有谁敢再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跪着。我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满意地一笑,“好,既然没有人再有异议,大家就下去准备吧,明晨及早出发。”众人缓缓起身,都是面色沉重,尤其是洛元,捧着大印的手一直在颤抖。“大家慢走!我有话说。”一个清脆熟悉的声音。我一愣,眼中出现了韩儿的身影,她大步穿过人群,走到我面前。“韩儿------,你------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“我来这只是想替大家问你一句话。”她的样子很严肃,声音冷峻无比,眼睛逼视着我,似乎已看透了我的心。我缓了缓神,轻叹一口气道:“有话你就问吧。”“你叫别人走,请问你呢?去哪里?自刎吗?”我猛地怔住,自刎?他怎么知道,谁说的?我感到事情开始有些不妙,果然,本已经准备离去的首领都停了下来,并逼视着我,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知道他们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我也明白,真相告诉他们,我所做的一切就全完了,亚桑数万条生命除了死,仍只有死。我怔了一下后,很快反应过来,朝韩儿冷冷一笑道:“韩儿,这不是你该问的话,这里也不是你该来胡说的地方。”接着我面色突变,厉声道:来人,将韩小姐押下去!”“是!”身旁的禁卫队欲扑上去。“好,你竟这样对我,我现在立即死在你面前。”白光一闪,锋利的匕首插进了她雪白的胸膛,雪,白色的,缓缓流了出来。突变骤起,我竟然无力阻止,这一刻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全身虚脱,人软了下去,往后就倒,“王子殿下!殿下——!”身后的禁卫队扶住我,一阵疾呼。泪水从眼中溢出,伴随着已成碎片的心滑落,发出痛苦的哭泣。我抱起韩儿娇弱的身体,泪水滑落在他娇嫩的脸庞,印出深深的伤痕,“韩儿,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做------。”我已泣不成声,只有把头埋在她胸口放声悲痛地哭泣,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哭过,这是第一次,为自己心爱的人,整个人都在哭泣。突然,我似乎感到韩儿另一只手在我脑后动了一下,我大惊,猛地站起,放开了韩儿。可是已经迟了,大脑一阵麻木、晕眩,身旁的人在眼前若隐若现,眼前渐渐模糊。韩儿慢慢地站起,握着刀的手从胸口放下,那刀是活动的,血是她割破手指流出来的。“韩儿,你-----,为什么?-----。”韩儿神色带着无奈与伤痛,道:“王子,对不起,我不得不这样做,我不能让你去死,夏雷把什么都告诉我了。”“夏雷?是夏雷这个混蛋,枉我对他那么信任,竟然------。”我欲发作,可自己已经由不得自己了,人慢慢瘫软下去,嘴巴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。韩儿过来抱住我,流着泪道:“王子,我知道这样做你会恨我,但是我不能没有你,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?”说着她把脸贴在我脸上低低地抽泣起来。我只有在心里无奈地苦笑,我要是不死,亚桑城的百姓怎么办?一个字,“死”。我的眼中已看到了鲜血。玄月被欺骗后愤怒地率领着大军冲进了亚桑成,刀剑飞舞,血花飞散。人们在拼命地逃窜着,哀号着,哭声震天。玄月的士兵狂笑着追在身后,大刀砍下人头飞落,生命就此终结,屠杀就这样进行,血洒遍了大地,汇成河缓缓地流淌着,最后整座城除了看到血仍只有血,我的眼前已经全是血色,我想阻止,我想呼唤,可是,一切都不可能了,我只能闭上了眼睛,痛苦地睡去,眼角流出了一滴悲痛的泪。

原标题:《使命召唤6:现代战争2 重制版》PC版性能表现分析

,,河北快3投注网
posted @ 20-06-03 06:05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